'广州' 标签

抽象得不得了的 Sean Scully

Sean Scully

玩抽象的艺术家似乎都很牛逼,都是大师,要不就没人记得你。「抽象」这词有点像「第二十二条军规」,它总是处于模糊的状态,你也搞不懂人家到底想的是啥。

月初去广东美术馆看了爱尔兰人肖恩.斯库利(抽象主义绘画大师)在广州开的个展。第一次见识到,只用线条,方块和网格来画一切的人。你能想象这是抽象到什么程度了。

画人,肉体,感觉,风景,静物,各种场景……都是线条,或方块,网格构成的画面,加上视觉技巧及边缘类的颜色,传递着那些永远「模糊」的「表达」。

欧洲人用一横加一竖(十字架)来表示一切(我们中国则用八卦,从无极到太极到四象再到八卦)。一,只有一,这便是初始和最终的状态。无论是横行还是直落都是到达哪同一个地方。

这家伙竟然还运了重量 N 吨的钢铁过来…这就是他表达自己眼中的中国的作品《中国堆砌》,这是一幅由多个黑色钢架叠加堆积起来的沉重作品。这个作品非常有力地的表达出了现代这个「中国」的方方面面。

广州生活体验之 - 公共交通篇

广州地铁

在广州坐地铁如果你细心观察的话,你会发现无论是上下班高峰时段或是其它非常空闲的时段,总是有大多数的人会无视上下车规则,你也总会看见不排队而插队的人。而且她们做得是那么自然 —— 就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广州地铁站台里的上下区域标识划分一种是中间为下车通道,左右两边为上车区。另一种则是依据左上右下区域来划分,当然也有反过来的。你会发现它们总会被忽视。需要上车的人总是比需要下车的急。先下后上的规则是不存在的,她们早就占领下车通道,就堵在哪才不管你要不要下车呢。繁忙时段下车比上车辛苦的多了,哪情景真是够恐怖的。有次在体育中心站需要下车时,见到一个孕妇直直地站在中间下车区里,需要下车的乘客都已经站在车门处准备下车,车门一开她就率先上来,才不管需要下车的。

可能你曾听闻过关于3号线的著名之处。其实,只要是在上下班时段,或节假日时间,广州所有的地铁都会堵得难以入目。

城市的这边

我是这里最早的三个租客之一,而且就在当时没几天后就成了最早入住的租客。

如果要讲关于这里的故事,那么就必须从这栋房子最顶层的最角落的三个房间说起 - 这是关于这里的一切的开始。这三个租客之中我是唯一一个依然还呆在这里。

最早入住的是一个自称从深圳过来广州这边参加某培训的男子,一个人已经在这新房子里住了有几天。就住在我住的房间的对面房子最角落的房间。我搬进来的那天,他跑过来我这儿串门,向我介绍了一番这些情况。他告诉我,我隔壁他对面同是这房子最角落的房间住的也是刚搬进来的一位女孩子。好像是她上午搬过来的,比我早点或者是更早,这一点记忆有些模糊了,毕竟时间也过去了三年。还说她还向他借了什么打扫工具,还没有还给他。后来他有敲了对方的门,就此事,好像就在他离开这儿的那天,这一点我也不是记得太清楚了。对于住我隔壁的这个女孩子,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她,长什么样根本就不清楚,反正我是从来就没有碰见过她。我也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住她隔壁的是我,也不清楚她是否见过我长的又是啥模样,这一切无从知晓,也许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对于她具体啥时候搬走的,我也记不清楚了,反正是住的也不久。是为啥要搬走,我也不知道,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对于对面的男子,没过几天后,就走了。记不清当天是否有互相打了声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