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这边

我是这里最早的三个租客之一,而且就在当时没几天后就成了最早入住的租客。

如果要讲关于这里的故事,那么就必须从这栋房子最顶层的最角落的三个房间说起 - 这是关于这里的一切的开始。这三个租客之中我是唯一一个依然还呆在这里。

最早入住的是一个自称从深圳过来广州这边参加某培训的男子,一个人已经在这新房子里住了有几天。就住在我住的房间的对面房子最角落的房间。我搬进来的那天,他跑过来我这儿串门,向我介绍了一番这些情况。他告诉我,我隔壁他对面同是这房子最角落的房间住的也是刚搬进来的一位女孩子。好像是她上午搬过来的,比我早点或者是更早,这一点记忆有些模糊了,毕竟时间也过去了三年。还说她还向他借了什么打扫工具,还没有还给他。后来他有敲了对方的门,就此事,好像就在他离开这儿的那天,这一点我也不是记得太清楚了。对于住我隔壁的这个女孩子,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她,长什么样根本就不清楚,反正我是从来就没有碰见过她。我也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住她隔壁的是我,也不清楚她是否见过我长的又是啥模样,这一切无从知晓,也许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对于她具体啥时候搬走的,我也记不清楚了,反正是住的也不久。是为啥要搬走,我也不知道,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对于对面的男子,没过几天后,就走了。记不清当天是否有互相打了声招呼。

我不知道,为什么最早的三位租客都选择了房子最角落的三间房。她们俩离开后,我也不知道她们的房间换了多少批房客。或者这栋房子又有过多少人来了,多少人离开了,我都没法知道。所以茫茫人海里,相遇或相聚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而且又是多么幸运的事情。人来人往,虽然是住同一栋楼房,大家也没有多少次能碰得见。也许,谁会在意这些呢?或许,谁也不会在乎谁。

这房子处于最后边的一排,背后空旷,有些树木。地势处于最高处,这里属于山丘地形,所以房子看起来是这边这一片最高的。住在最高这一层前方没有房子能够遮挡视线。推开窗就能看到广州最繁华的地带 - 天河中轴线在不太远的那头。而背面的房间带独立阳台,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宁感。这个地方我都觉得有点神奇,夏季能听到蝉鸣,你还能见到许多各种各样的昆虫。甚至我听到了鹧鸪在叫,天哪!这简直就是处在深山野岭中。还有花鸽(斑鸠)。我的书桌就摆在窗前,有几次突然间飞过猜是巨大的鸟类,虽然没有看到样子,但是翅膀的拍动声非常响和有力量,把我吓一跳。由于前面的楼房顶层有个普通的平顶小阁楼,顶上大多数时候都会留有一滩水,所以无论是哪个季节都会有许多鸟儿飞过来喝水。只要我推开窗就能看到这一幕,甚至有的小鸟还曾停在我的窗台上。

南方的气候本来就比较潮湿,但是,房子处于山丘地形,气候就更加有些特色,早晚差别明显。这是它让人不爽的地方。后来,房东一家子都不在这边住了,原本进来的那条巷道边摆的那些盘栽早就不见踪影,现今全都堆在了院子门口的一个角落里。

发表评论或回复

*选项为必填项,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